wuchao人之所_流_

此人没啥意思

【乙女】饥荒

龟甲贞宗╳女审神者

我时常幻想你逆光的额角,末端透明的睫毛,形状姣好的脚趾——它们因离你的心脏最远,而总显出凉爽的快意,如若握在手心想必定似初生的花蕾,不谙世事所展现出的冰冷足够透彻我炙烧的魂灵。

我会在黎明之时默念你的名字,待极苍之色满布青空。我会在黄昏之时跪守在你的内室长廊外,像白菊在暮雨扬尘之中生息,缱绻忘怀。我会在子夜之时在你酣梦的纸壁侧旁,贪婪地吞下淡薄的空气,臆想其中蕴含着你的吐息。

你善良,无知又充盈,你不肯鞭挞,不愿屈服,变幻得够快,阴晴不定转瞬即逝。请问你为什么要如此轻柔像花瓣?花瓣热衷坠落,人们会忍不住将其撕碎。血樱擦拭刀刃,淌出汁液不足喂饱嗜欲的锋口。

让我称你为您,让我爱你并伤痕累累,让我满足同时负罪。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