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chao人之所_流_

此人没啥意思

【双医】处刑莎乐美1

“你教我忘掉我的名字,如果仅仅是因为你早就那样做的话!不不先生我熟知你的秉性、你的把戏和你一切苟且的勾当——现在吃人的人如你所愿地据守在这里,来啊,你有足够大的胆子,但我会一拳将你击溃,然后一点点地生吞下去!”
杰拉德小姐就站在栏杆边上,不偏不倚,样子像是会随时掉下去一样。她双臂环抱,棕色的丝绸裙子和鲜红高跟鞋刺眼得狠。即使现在她裸露的大片胸脯已经因为晚风的寒意而起栗,她搓着劣质腮红的脸颊因为愤怒而呈现冲动的煞白,她仍然铁了心似地站在那里。
约翰有点焦躁,他还记得八点半的脱口秀节目和家里无人喂食的宠物狗,但是现在他却不得不被困在这里,被这个不请自来的女疯子。女疯子,他在心里又嘀咕了一遍。“乔安娜,行行好吧,别犯傻了。只要你赶紧冷静下来,我就还有时间把你送回疗养院。”他拉上了大衣的衣领,他讨厌丁点的冰冷。
女人在听到“疗养院”这个字眼的时候突然一颤,接着紧紧缠绕的臂膀就松开了,她甚至开始微笑——似乎她的情绪转变本来就这般快那样——这让她轮廓深刻的脸看起来柔和了那么一点,或许可以说得上是十分美丽。她一边笑,一边撩开粘在面颊上的深色发丝:“但是已经太晚了,我们都回不去了。”她又重复了一边,带着恶作剧的天真:“太晚了。”
·
我一定一定会填的

儿童三十题

1伪善

2歇斯底里

3野兽本性

4坍塌

5绚烂的昆虫尸体

6纵欲

7骨折

8你的垂垂老矣

9失禁

10步入火场

11原原本本

12营养过剩

13香花

14塔尖

15梦境寻遗

16分层

17白沫四溢的唇边

18闭目天王

19至幸

20泪腺

21敞开的窗

22坑洼不平

23奶牛的窒息之死

24翻转硬糖

25喷气式人形

26谎话

27苹果苹果

28默示的子宫

29嘘

30使徒

六一儿童节快乐~!

狗血的校园四角

感觉我这人凡写了tbc的都没下文了。。
·
“从你的眼中,那悲悯热烈、极尽虔诚的眼中,我看到星辰闪光,鸽哨,和海风袭来——”
“请不要再念了,乔安娜,”脸朝下趴在桌子上的青年说,他的声音盘踞在鼻腔里,“八月故去,我不想听你整个冬天都在发牢骚。”
“哦,好吧,你拒绝秋季,也拒绝神圣的文学。我就知道你呀,所罗门,你的懒散劲儿和任何人的都没法比。”
他听到乔安娜从桌子上跳下来,整理裙摆,圆头皮鞋在木地板上哒哒作响。他还听到她用力地合上书,随手扔进斜拉的屉子里。接着她走向门口,经过他的时候向他背上锤了一拳,力气不大,他知道这是女孩表示友好的方式。
当他从弯伏的手臂上抬起头来时,黄昏的日头一时间晃得他睁不开眼。他盯着光束里浮游的扬尘,像星辰碎屑,然后他听到温柔的哨音和风声,在窗户外面,深绿色树木上高翔。

自暴自弃三十题

1阳光下龟裂

2渴和失禁

3把自己切成杂碎然后吃掉

4撑死

5撒谎

6手腕里的滴答滴答

7纸花

8割破

9唾液四溅

10湿抹布

11粉碎性

12计时

13白丁

14钝行恐慌

15腐化

16吞下并产卵

17石木泥

18黄昏纵火

19触电

20攀援

21狂喜蜷居

22黏牙

23叩齿

24长长的肠

25赤脚

26贪图生之热

27与死决裂

28写情诗

29材料的质感

30薄且无物

【圣医】关于他的归来TBC

医院第一人称
灭亡的圣殿以吸血鬼身份复活
天雷预警


我再次见到他,虽然以我从未预料过的方式。
在此前的几百年里,怀着一种盲目的信念,我一直在等待,用尽目力扫视人群,等待他从哪个深处中涌现,金发再度于太阳下闪耀。
然而我不知道是在此处,是在盛夏码头底部那片肮脏的滩涂,周围散发着隔夜海鲜腥味的泥浆似的沙地上。比起这些更糟糕的是,晦暗的天幕,沉郁的波涛,他就那样攀上我的脖颈,在我的耳背后低声说:“好久不见,约翰。我再也见不到日光了。”
我如此确切地知道那是他,尽管他按在我肩膀上的手是如此冰凉,摒弃了他所骄傲的热量。尽管他的吐息恍若无物,却搅扰了我午夜纵酒的狂喜,像一根针,直直地刺入我委顿的神经。帕英,帕英,我想。


我真的是懒癌晚期orz,文力全无,还有那么多坑没填눈_눈

【茨酒】都说了在水边野战会淹死的

茨木童子的吻从腰侧攀附上背脊,有着恍若无物的热量和力度,似黑天下神祗的惊鸿一瞥,让他的身体为之莫名痉挛。他听得到那若有若无的低吟,他猜想着对方此刻一定是在默念“吾友”,突如其来的悲凉感攫住他干涩的咽喉。

“是的,像这样不要动,大人,”茨木童子喘息着吐出话语,引起他后颈的一阵寒栗,“酒吞大人,吾友……”

接着茨木童子抚开他披散的红发,用嘴里那残存的暖意拥抱他的肌体,猩甜的舌头按压在他灰白的肩头,在每一丝纹理中紧密贴合。

他回转过来,看到茨木童子燃烧的眼和裸露的臂膀,他感受到有一颗心脏与他的心脏皮肉相隔,同样地久久未曾跳动,同样地缱绻怠倦如灰烬。

他舒展双腿,意识到血色的深潭涌起且无波,他向前俯身,口鼻便被冰冷挤压窒息。茨木童子松开怀抱,然后他开始滑落,他看到黄昏的暮色遮盖上头顶的青空,他知道他现在的瞳孔别无它色。茨木童子拉住他青白手指的尾端,舔舐却不阻止他的溺水下坠。他听到了他口中的“吾友”,被漩涡蹂躏成怪异的音韵。

他知晓了,这便是大江山始末。

没啥用,屯一个

医院骑士团
若翰·杰拉德
乔安娜·杰拉德
·
“你要走了吗?”乔安娜·杰拉德问,一边拿指节敲打着侧旁的玻璃,腕上的链子相撞发出繁琐的声响:“哦,当然,你不知疲倦、精力充沛,脚步急转似风云变幻。”她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眼神从摇摆的垂坠上掠过,“不,这不会像是我们从前写的玩笑诗歌!”她抬起眼睛,从深色的睫毛下望向他,“你总是这样,若翰。请不要认为你不说话就代表你对此有完美的回答……天使总会找到他的去处的,若翰,正如无需任何指引,上帝总在那里。”
·
也许我会写双医吧

蒸汽朋克三十题

1巨匠

2鎏金流苏

3千钧

4遗迹

5维多利亚

6茶渍

7焦土般灰黄

8机械算法

9万博

10齿轮狂舞

11帝国的休憩日

12弥留之雾

13酸奶油

14插翅

15胶皮管和田园

16玻璃锁牢

17稀薄并且累累

18打磨

19背面之都

20迷城

21体面的诗

22吻痕

23开膛

24永眠之夜

25灯亮

26辉煌端点

27红润的畸形儿

28昵称

29向生而死

30庞然

【乙女】饥荒

龟甲贞宗╳女审神者

我时常幻想你逆光的额角,末端透明的睫毛,形状姣好的脚趾——它们因离你的心脏最远,而总显出凉爽的快意,如若握在手心想必定似初生的花蕾,不谙世事所展现出的冰冷足够透彻我炙烧的魂灵。

我会在黎明之时默念你的名字,待极苍之色满布青空。我会在黄昏之时跪守在你的内室长廊外,像白菊在暮雨扬尘之中生息,缱绻忘怀。我会在子夜之时在你酣梦的纸壁侧旁,贪婪地吞下淡薄的空气,臆想其中蕴含着你的吐息。

你善良,无知又充盈,你不肯鞭挞,不愿屈服,变幻得够快,阴晴不定转瞬即逝。请问你为什么要如此轻柔像花瓣?花瓣热衷坠落,人们会忍不住将其撕碎。血樱擦拭刀刃,淌出汁液不足喂饱嗜欲的锋口。

让我称你为您,让我爱你并伤痕累累,让我满足同时负罪。

脱笼1

墨西哥╳阿兹特克
胡安╳胡安

·
他擅长做冗长的梦。他会梦到烟幕,平原,赭石与粗糙的泥土所交织的狂欢,无波的湖泽和飞鸟荡漾的厅堂。他也深谙做梦的技巧,他娴熟地在独立的梦境中穿梭,他知道何时躺倒,何时起身,如何适度地放松以及如何避免梦得太深。
他以为自己正在做梦。他看到柔和的纱帘被风吹皱,凤尾蕉和大丽菊在晨曦中颤抖,他想象出窄小的阳台外绵延出的天空,金色的尘埃浮动其间。然后他仰面倒下,峡谷在他背后瓦解。
但是他醒了,被窸窣的轻响惊动。当他睁开眼睛,在入眼的晕圈后是纱帘和植物的绿色阴影。一个男人从窄小的阳台上翻过,隐没在金色尘埃之中。他没有起身,而是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啊,小偷,他想,这是我做的又一个梦。接着阳光就溢满他稍稍活泛了的眼睛,那绵密无暇的光泽,像极了窃贼金棕的皮肤。
tbc.
我要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