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chao人之所_流_

此人没啥意思

【茨酒】都说了在水边野战会淹死的

茨木童子的吻从腰侧攀附上背脊,有着恍若无物的热量和力度,似黑天下神祗的惊鸿一瞥,让他的身体为之莫名痉挛。他听得到那若有若无的低吟,他猜想着对方此刻一定是在默念“吾友”,突如其来的悲凉感攫住他干涩的咽喉。

“是的,像这样不要动,大人,”茨木童子喘息着吐出话语,引起他后颈的一阵寒栗,“酒吞大人,吾友……”

接着茨木童子抚开他披散的红发,用嘴里那残存的暖意拥抱他的肌体,猩甜的舌头按压在他灰白的肩头,在每一丝纹理中紧密贴合。

他回转过来,看到茨木童子燃烧的眼和裸露的臂膀,他感受到有一颗心脏与他的心脏皮肉相隔,同样地久久未曾跳动,同样地缱绻怠倦如灰烬。

他舒展双腿,意识到血色的深潭涌起且无波,他向前俯身,口鼻便被冰冷挤压窒息。茨木童子松开怀抱,然后他开始滑落,他看到黄昏的暮色遮盖上头顶的青空,他知道他现在的瞳孔别无它色。茨木童子拉住他青白手指的尾端,舔舐却不阻止他的溺水下坠。他听到了他口中的“吾友”,被漩涡蹂躏成怪异的音韵。

他知晓了,这便是大江山始末。

评论

热度(31)